陨辰vana

白陶√绍严√德哈√林秦√k莫√香芋√刺客列传全部cp√
排名不分先后,超爱这些cp

【白陶】两世与妖(he

两世与妖 第三次更新
(完结篇
在朋友的威逼利诱下,
我硬生生把结局从ne改成了he
(ಡωಡ) !
前篇戳我看,建议按顺序看

希望大家食用愉悦!


    伍
    白舟坐在办公室里喝了口咖啡,门口的陶西就这样看着他。

    这个人,怎么这么熟悉呢……

    身后不远处,一袭白衣的人悄悄在他身后看着他,俊美的长相引起了过往女学生的惊呼。他轻轻点了点头,摘下墨镜,。

    陶西身为兔族最小的孩子,却因为很久之前一个人的约定傻乎乎地等了这么多年,兔族各长老怎么可能轻饶了他。

    陶西的血脉之高贵,实在是无法让长老会对他下狠手,但这件事放在兔族是非常恶劣的,陶西不仅爱上的是一个人,而且还是一个男人。当时长老会在大长老的拍板之下,出了一个下下策。

    他们决定把陶西的血脉抽出来。

    这一切,陶西的师父都看在眼里,不过,他并未阻止,毕竟,这人人渴望的血脉对陶西而言是一种枷锁,困住了他的赤子之心。

    师父悠悠叹了口气,眼下最不好办的,就是抽血脉,可不是放血那么简单,这份痛苦不知道陶西能不能坚持下来。

    他做到了。

    抽完血脉,陶西也失去了一切法力,再不能幻化成人,他在师父怀里唧唧地叫着,师父知道他在想什么,是在陶西抽血脉的时候,一直喃喃念着的名字。

    他向长老会求得了给陶西一次转世做人的机会。

    “不过能不能遇到他,就看你的命数了。”师父这样说着,把陶西送入了轮回。

    “白老师啊!”白舟听着焦安聒噪的声音有些厌烦地推了推眼镜,模糊地应了他一声。

    “这是新来的体育老师,来来来,你的办公桌在这里。”

    对视。

    “小白!”陶西想了想觉得不对劲,初次见面怎么可以叫得这么亲密呢,他挠了挠头,“不好意思,白舟老师你好。”

    白舟的手突然疼了起来,低头一看,右手上竟是出现了一个浅浅的齿痕。白舟抬起头看向这个冒失的家伙,心中生了些熟悉的感觉。“没关系,以后我们还要相处很久,就叫我小白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 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事,扭头问他,“你怎么知道我叫白舟?”

    陶西也愣住了,对啊,他是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 “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
    “我?……”
“陶西。”

    陶西。

    陶西。
   
    陶西。

邦!
    “我叫陶西……我叫陶西!我叫陶西!小白!你听到没有啊……你到底在哪里,在哪里啊……”

    窗外突然飘雪了。

    师父湿了眼眶,傻徒儿啊,你终是了结了自己的心愿了。

    多年以后,白舟和陶西正式在一起的那个夜晚,白舟跑进花店,满场的玫瑰他都没有挑,他买下了一束金银花。

    “喂,你和我表白不用玫瑰用这个?”陶西装作有些不满地埋怨他,“不过,我很喜欢,感觉是很熟悉的味道。”

    一个吻温柔地落在了陶西的唇上,变得越来越激烈。吻毕,陶西缩在白舟怀里,轻声问他,“小白,你娶我可好?”

    “好。”

你答应我的事,别再忘了。

时间在此刻停留。

小白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


end






大家看到可好?
he了,也算是写完了

文笔不好求谅解。
喜欢的话,评论或者小心心支持下!谢谢!

谢谢各位小天使看到这里!

日常表白唐禹哲
(ಡωಡ)



【白陶】两世与妖 叁 肆

两世与妖
第二次更新
每次一到两章不定

前两章有兴趣的话戳我之前的文章看
(建议按顺序看
(手机不会用超链接QAQ

希望大家食用愉悦




   
    所有人都知道,邻村的白舟是个怪人。
   
    生来一副俊俏皮囊,五官精致得让不少姑娘家都羡慕不已。每一次他去邻村时,都会有不少姑娘偷偷驻足为的是瞧他两眼。
   
   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白舟却不曾娶妻,天天抱着一只兔子过活,旁人劝了多久都没用,媒婆过去也只有被赶出来的份。这人真是怪,白长了这样一副好皮囊。
   
    时间一久,村中的闲言碎语也愈发多了起来,有人猜测白舟有龙阳之好,不喜女子,也有人说那兔子其实是一只专蛊惑人心的妖,赖上了白舟。
   
    不过即使外面的流言如何猖狂,白舟仍然还是和小兔妖过着自己的日子。
   
    又是这样几年过去了,冬山上的金银花依旧是开得漫山遍野。白舟也依旧带着小兔妖上山,他看得出,小兔妖很喜欢这种花。
   
    这几年来,白舟除了出去买一些必需品外,一直待在家中潜心钻研那些快被翻烂的书,每到这时,小兔妖便会卧在白舟手边,好奇地望着他。

    “喂,念书的,你老是翻来覆去看这几本也不嫌腻啊?”
   
    “不腻啊,每一次看都会是一次不同的感受罢。”白舟抬眼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小兔妖,“而且,这不有你陪我嘛。”看着似是有些害羞的小家伙扭着头,白舟的嘴角不住地上扬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午后。
    每到秋天,白舟便喜欢坐在窗前眯着眼睛看着冬山上的金银花,说来也奇怪,这片花似乎没有凋谢过。
   
    “有人吗!出来!”“白舟你开门啊!”“直接把门砸开不就行了,让开,我来。”
   
    白舟皱了皱眉,推开门看着闹哄哄的村民们,“诸位光临寒舍可是有什么要事?”
   
    “白舟,平日里我们待你也不薄吧,那你就赶紧把那妖物交出来,我们也别伤了和气。”为首的女子这样一说,便引来了一片附和声。

    “你们说的妖物是何物,此地没有,还请你们回去罢。”白舟轻轻叹了口气。
   
    “你还不承认?这次村里的瘟疫难道不是那兔妖招来的?”一个男人挥舞着手中的棍子大声喊着,“大师都说了,祸端就是这兔妖,只有把他捉来,才可以治好他们。”
   
    “随便一个算命的话你们也信么?他绝对不会害村里的,各位还是请回吧!”白舟增强了几分音量。
   
    小兔妖听到了外面的响动,好奇地悄悄探出了身子。看见白舟被一群人指责,跳了过去,卧在白舟前,眼睛微微泛着红光。

    “霍哟!这家伙眼睛发光的,肯定是妖了,赶紧把他打死啊!!”人群中一个声音冒了出来,而这话在男人听着,就是一种动手的暗示。
   
    “白舟,我媳妇儿还躺在床上,你别怪我了!”说罢,男人扬起棍子便往小兔子身上打去。
   
    白舟心下一急,忙往小兔妖身前一挡。男人并没有收力,一棍子就结结实实地落在了白舟的背上。男人们看见有人动手了,便纷纷上前。不消几时,白舟背上便落下了大大小小的伤口。
   
    “行了行了,别打了。”为首的女子心软了软,“白舟啊,我们回去再看看吧,不过这兔子要是以后敢伤人,我们定饶不了他……”
   
    白舟咬着牙支起身,“诸位慢走,我就不送了。”看着村里人都离开了,白舟慢慢走回屋内,终是撑不住倒在地上。
   
    “喂,念书的!念书的!你你不要有事啊!白舟!小白!”
   
    白舟伸手抚了抚他毛茸茸的耳朵,喃喃道:“过了此番,他们应该是不会再来了罢,乖,我没事。”
   
    小兔妖心疼地蹭了蹭白舟的脸颊,心中怨恨着自己为何先前不学些会疗伤的法术,再逃出来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肆
    白舟有一阵子没有出门了,伤口有时候还会隐隐作痛,他闲时总喜欢抱着小兔妖坐在窗口,远望着对面的金银花。
   
    “小兔妖,我娶你可好?”
   
    “娶……为何物啊?”
   
    “就是做我的妻子啊,我会对你很好很好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成,那你现下就娶我罢!”
   
    听了这话白舟哈哈大笑了两声,“那得等你化作人形啊!只有你化作人形,我方可娶你做我的妻。”
   
    小兔妖转了转眼珠,“那你说话算话!”
   
    “当然。我答应你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春去秋来。
   
    白舟自从那一次伤后身体一直不是很好,岁月不会对任何人心软,一次次融化的积雪都化作了白舟的发间的白。可小兔妖还是那样,永远不会变。
   
    “小兔妖,你近来是不是重了,我愈发抱不动你了……”白舟的身体随着天气的转冷越来越差了。
   
    “哪有啊?分明是你个念书的老啦,抱不动我了啊!”
   
    白舟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,不说话。沉默良久,白舟才开了口,“小兔妖,我要去出一次远门,你乖乖待在家里等我可好?”
   
    “那定是没问题啊,”他满口答应下来,思索了一番又说,“那你 要去多久啊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唉……挺久罢。你要好好照顾自己,在这里等我,出去玩久了记得回家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 “知道啦,那你也早点回来哦!”

    白舟住着拐杖走出门,他知道,自己大限将至,最后看了一眼这个院子,便走了,再也没有回过头。

    院子空了很久,村中人都觉得这是个不详之地,没有人愿意来,除了一只兔子,渐渐地原本荒芜的地上居然开满了金银花。

    天气又一次转暖了,少年看着自己的双手双脚,开心地笑了,换上一身衣裳,活泼地跑出屋子,对着一位白衣公子说,“师父你看,我变成人啦!”

    “西儿,回去吧。”白衣公子踱到他的身后对他说。

    “师父,我不走,小白说过的,等我可以化作人形了,他便会回来,娶我,他还告诉要在家等他,要记得回家。”陶西睁着好看的眸,转头对着师父,笑吟吟地看着他道,“这话你都说了五十年了,你没有说腻我也听腻了,反正,我就是要等他。”

    “哟,这不是那只兔子嘛,还真化成人啦。”陶西低头一看,是一只修炼未完的鼠妖,“他是不会娶你的,你化的是个男子,只有女子,才嫁人呢!”

    陶西愣住了。

    “ 西儿,”师父唤了他一声,“他不会回来娶你的。”

    “胡说!他一定会回来,他答应过我的!”陶西的眸子闪现出了杀意的血红,指向那只鼠妖,“你再胡说,我就杀了你!”

    鼠妖看着他眼中的血红,未等话音落下,慌张地溜走了。

    太阳升起了,陶西坐在花丛里,等着那个未归人。

    他还记得小白温柔地望着他,坚定许下的承诺,全心全意对自己的好。

    他说,我会回来娶你。

    他骗了自己,他的小白骗了自己。师父很早就说过了,可惜,他不信。

    “西儿,跟师父走罢。”

    “可是,他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。”陶西转向他们的家,轻声呢喃着,“我叫陶西……我叫陶西!我叫陶西!小白!你听到没有啊!你到底……在哪里啊。”

    陶西痛苦地弯下腰,良久,他转身,随着师父走向了未来的一片迷茫。

    他离开的时候,山上和院子的金银花全都败了,很多年都再没有开过。




没有结束!根据题目看就知道还有第二世!
我会写的

谢谢大家看到这里
文笔不好,喜欢的话评论或者小心心支持我一下咯(๑Ő௰Ő๑)

无题

突然想起了你好像好久没有发说说了,便翻了翻特关,才发现你已经把我删了。
也罢,大概 也挺好的

不得不说,你在最后一个月对我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,即使是现在想想你当时说的话,我还是会很难过很难过,你大概也不会去想这些话会让我有多难受,你也不会去想我最后这个月是怎么过的。
在你眼里,我是跟风,我只是跟风。
在外人眼里,两个要好的朋友决裂了,开始撕逼了。
在我眼里,我看着自己的心,被你扯得稀碎,然后一句“把这种奇怪的感觉还给你”,就把这份感情像垃圾一样丢还给了我自己。

我也很想恨你,像我以前怼别人那样怼你,可我实在不舍得,也好似没有这个立场。好像是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我到底是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,才惹你反感。

但不可否认,
你也是在我灰暗时带给我唯一的光。

我不会忘记我们曾经走在漆黑一片的教学楼,共用一副耳机,你放着好听的轻音乐,我就像你的影子,那么近,那么远。你是毫不知情的少女,我是怀着心事的影子。这是我回忆里最美好的时刻了,当时的影子只希望这条走廊长一点,再长一点……

我也不会忘记一起上过的体育课,那一束束恰到好处的,俏皮、细碎的阳光,从树叶的缝隙透过,照在你的身上,连空气都调皮起来,我从这一束束俏皮中,呼吸着你的华彩与光亮。

可是后来……
你说:是该轮到你沉默了,只是把这种奇怪的感觉还给你而已

你说:只是觉得吧,别老把自己的感情强加于我,我谢谢您全家了,我也只是个自私的人,厌恶是每个人都有的情绪吧,我拒绝参与我不喜欢的事没什么问题吧,说话还是要注意一下的是吧,您是厉害,但您说的我不想听,您的话只是逆耳而非忠言,您所谓的喜欢我高攀不起,我谢谢您离我远点

在我看到这些话的时候,我突然怀疑起自己经历过的那个傍晚,那些午后,那开朗的乐观的活泼的岁月,从你的话中,我仿佛亲手谋杀了那些日子。

你指着我的鼻子骂我,在你眼里我活得像个婊子。我都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是怎么过下去的,你不想见到我,我就离你远远的,避开你,我能做的都做了。可是你呢?

我累了,喜欢你两年,痛苦了两年,可最终还是被你用无声下了判决。

你发了一些不同意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话,我写了一千多字反驳你,可我不敢发给你。

我,真是失败得透彻

A good ending would be a privilege.
可我还是要谢谢你,我再也不期待善终了

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就好比我现在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企图让冰冷与黑暗给予我存在的意义。
还好你看不到这些话,否则我真的不知道你又会怎么想我,亦或是里面的那句话又引起你更多的厌恶及恶心。

以上
2017.07.29

【白陶】两世与妖

两世与妖
又名
兔兔这么可爱你怎么会不喜欢他呢(咳咳 划掉
#白陶 聊斋AU
#可能OOC
#有糖有刀
#中篇 be预警
一个脑洞 (小兔妖

    壹

    又一年冬,大雪似乎一夜之间盖满了白舟眼前的一切,白舟轻轻呵出一口气,看着眼前的白雪皑皑。

    “白师兄!我们上山玩吧!”身后响起了欢快的声音。

    白舟转身进了屋,给小师弟多披了件衣裳,浅浅地笑了笑,“只怕这动人的美景也不好消受罢。”

    “小白!带小家伙上山玩啊?”隔壁的砍柴人朝着他的方向挥了挥手。

    白舟微微欠了欠身,“您是要上山砍柴么?这大雪封山,一不小心便会滑下山去,太危险了罢。”

    “嗨呀,我是个粗人,除了砍柴啥也不会,家里还有老婆和仨孩子,辛苦点也正常。倒是你,是时候讨个媳妇儿了!我先走一步了!”

    揉了揉小师弟的脸,白舟喃喃道,“还是孤家寡人的好,走了也了无牵挂。”
   
    白舟是邻村私塾先生的弟子。
    一年前小师弟的父母无意得罪了几位官高位显的纨绔子弟,被他们抓走后便再没有回来。白舟受托于先生,收下了小师弟。
   
    白舟其实很喜欢雪,小师弟跑在前头,他走在后头,踩在小师弟没踩过的白雪上。

    没走两步,他踩到了一个软软的物什,幸好白舟反应还不算迟钝,忙收回了脚。扒开雪一看,嗬,竟是个有生命的小玩意儿。

    小师弟心善,扯扯白舟的袖口,示意白舟救下这个小东西。白舟扫了一眼,本不想理会,但看着小师弟苦苦哀求的眼神,便心一软,将它揣在了怀里。小家伙是真的冻坏了,冷得他龇了龇牙。

    回到家,白舟仔细看了看,叹了口气,“还好差点踩到它,否则这小家伙就活不过这个冬天了。”

    “哇,小兔子诶!”小师弟兴奋地叫喊着,用手扒拉了几下,“诶?怎么不动?不会死了吧?”

    “天色不早了,去睡吧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将小师弟哄上床,白舟轻轻抱起小白兔,放在了自己的床铺上,脱下衣物裹住了他。

    能不能撑过这一晚就看他自己了,想到这,白舟也沉沉睡去了。
   
    他在那个男人怀里醒来的时候天色尚早,警惕地看着白舟。

    朦朦胧胧中,白舟翻了个身,小白兔似是被吓着了,一口咬在他的手掌上。

    “嘶!”白舟被疼醒了,下意识想把手上的东西甩掉,不成想那小东西直到咬出血了才撒口。

    “没良心的小家伙,我这是救了你啊。”白舟皱了皱眉。

    小兔子仿佛听得懂他的话,觉得他是生气了,吓得躲到了柜子里。

    白舟想着他一定好久没有吃东西,从厨房端了碗肉汤放在柜子前。

    小兔子探头探脑地看了两眼白舟,见白舟望着他,连忙缩了回去。

    白舟不禁觉得有些许好玩,背过身,“好了好了,我不看便是了,你赶紧吃罢。”想了想这个点小师弟也该起床了,就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 小兔子是真的饿坏了,见白舟走了,嗅了嗅汤后,大口喝了起来。
   

    “哇!小兔子你醒啦!”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动惊到,他赶紧缩了回去。

    “放心,他不会害你。”似是听见了白舟的声音,他小心翼翼地钻了出来,一跃便跃入了白舟的怀中。

    看着小兔子舔了舔自己手上的伤口,白舟笑了笑,“难不成方才觉得愧疚了?”白舟拍了拍他,将他放在地上,“去玩罢。”

    小师弟逗弄着这小玩意儿,实在是欢喜得不得了。白舟揶揄道:“这小兔子这么有灵性,只怕是一只兔妖啊。”

    白舟不曾想过,不久后,自己当初的玩笑竟然一语成谶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 贰

    白舟没想到他们竟然找上门了。

    那一天,白舟照例去邻村购置些东西,好度过这个冬季。

    “小师弟又长高了,再添些新衣裳罢。”
    “粮食也得多买些了,现在有两个小家伙要养,小师弟也是长身子的时候。”
    “这小兔子也不食素,多添些肉也好。”
   
    看到一片狼藉的院子,白舟手中的东西散落一地,忙推门进去。

    小师弟倒在一边,衣裳被撕开一大半,沾了许多不知是谁的血,小兔子嘴边雪白的毛也染上了刺眼的红。

    白舟一瞬间竟不知该怎么办好,跪在小师弟身旁,帮他拭去了脸上的斑斑血迹,过了好一会儿,才颤抖地抱起小师弟向外跑去。
   
    白舟走后不久,一位白衣青年轻轻推开门,“这小家伙,又是这样不懂事。”随即用双手捧起了小兔子,“为师又来帮你收拾烂摊子了。”
   
    小师弟还是没能撑过这个冬天,白舟悉心照料了两月有余,可到积雪融化的那天,小师弟还是走了。白舟早已预料到了这个结局,心中只剩下了无奈,愤懑,还有一丝孤寂。

    “唉 你还是没有撑过去……”
    “以前你总爱来这山上玩,把你葬在这里你也会很开心罢。”
    “小师弟啊,小师弟……”
    那一天,白舟静静地在小小的坟前站了好久好久。
   
    “先生。”
    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 破旧的木门被推开时带着一声刺耳的长音,“先生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……”

    “白舟,你知道的,这个私塾完了,乱世中没人会注意到……”先生站起身,焦急地想解释什么。

    “这就是你告诉那些小人小师弟在我这里的原因?”

    先生认命般合上眼,“我不能看着和我几十年风风雨雨的发妻生病等死,我真的需要那些钱。”

    “够了,先生,你我缘分已尽,为钱财而出卖自己的学生,你……早就不是之前那个先生了。告辞。”白舟朝着他深深鞠躬后,大步离开了。

    原来在这个时候,几两银子就可以买人的一条性命。他还记得几年前初遇先生时,他神采飞扬,大胆批判国是的样子。
    可惜,物是人非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几日后,当白舟回到屋舍时 一个雪白的身影静静躺在床铺上,“小兔子?你为何在这里?两个月不见了,你的伤……全好了?”

    只见那小兔子睁着通红的眸子望着他,开口道:“疼,心里疼。”
   
    他先前说过什么来着?妖?
   
    夜已深,没了积雪映照着月光,今天的夜比往常还暗些。
    在白舟面前的,是方才口吐人言的小兔子。

    “小兔子,你……当真是妖?”
    “这还能有假?不是我和你吹啊,我的血脉,可是我们一族里最高贵的,我们家以前那个是当真辉煌无比,我们那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那你会化作人形么?”
    “这……不会。”
    “寻常法术呢?”
    “……也不会……”

    白舟不禁有一丝好笑,“什么都不会,你好意思称自己为妖?”

    “但是我师父会啊!我师父比你厉害多了,他什么都会,谁都打不过他!”小兔子眨了眨眼,带着一丝炫耀说道。

    白舟被他逗得直乐,“那你师父这么厉害,你为什么还回来找我啊?”

    “师父……他会凶我,他凶我的时候我就不喜欢他了……
    还有那时候的那些人,我也不喜欢他们,他们……他们……”小兔妖的声音低了下去,白舟知道,他想起了那天的事。

    “罢了,都过去了……”白舟叹了口气。

……

    “那你喜欢谁呢?”白舟嘴角慢慢弯起了一弧笑。

    “谁对我好,我便喜欢谁……”小兔子跃入白舟怀里,蹭了蹭他,“你对我好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 “你啊……也是小孩子心性啊……”

    小兔妖怎么听得懂白舟话中的感慨,只觉得白舟温柔对他,竟有些不想走了。

    这一年三月,冬山上开满了漫山遍野的金银花,成双成对,从那时起,这金银花便未曾凋谢了。




大家看得还好么???
对不起各位…好像没陶西什么戏份
不过从下章开始,就是白陶俩人啦,
emmm不对 是一人一妖
现在还没到虐的部分
不过下一次更的时候就不一定了23333
文笔一般,见谅

喜欢的话评论或者小心心支持一下好吗……?
真的希望大家能喜欢自己自己写的……

这里陨辰
感谢各位小天使看到这里!!
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点梗

不知不觉就55个粉丝啦
谢谢各位小可爱
~~谢谢大家的支持

接受点梗了
白陶文
或糖或刀都可以 一个小脑洞也可以 或者是有什么想看的也可以和我说

我会抽一个来写
希望大家多给点建议

最近已经在着手写那篇聊斋AU啦,不过还要再等个几天,我想写完之后再改改……

笔芯(๑Ő௰Ő๑)

【白陶】陶西生气了!

陶西生气了!
#小甜饼 一发完 短
#尽量不OOC
#私设白陶已经同居

对,白舟生气了的兄弟篇!(ಡωಡ)
白舟生气了见上一篇~

    临近期末,办公室的所有老师,除了陶西,都忙得像狗一样。
    陶西瘫在椅子上打着游戏,突然想起白舟已经一个上午没有和自己说过话了,便悄悄蹭到白舟身边,软软地叫了一声“小白~”。
    然而此时白舟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,拍了拍陶西,示意他不要打扰自己。
    “小白?小白!”
    白舟默默转过头,“怎么了?”
    “我饿了。。”
    “……做了三明治自己拿。”白舟扭回头继续对着电脑敲字。“安静点,好好玩游戏吧。”
    “那我去找安主任,让她减少你的工作量!”
    “嗯。”白舟敷衍地回了句,并没有听到刚刚陶西的话。
   
    教导主任办公室。
    “安主任。”陶西敲了敲门。
    “陶老师?怎么了?”安谧挑了挑眉毛,这个时候找她,多半是闲着没事干了。
    陶西试探性地走到了安谧办公桌前,“你……让小白少做点工作呗?”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 “因为……我心疼啊。”
    看着陶西一脸理所当然地说出这句话,安谧翻了个白眼。
    “陶老师,这些是大部分老师都要做的,不像你,那么清闲自在,还有,”安谧话头一转,“你要是心疼,我也给你点事情做做,这样你就顾不上心疼了。”
    ……“算你厉害行不行啊。这是赤裸裸的嫉妒!”陶西撂下这句话就跑了。安谧气得咬牙,这是赤裸裸的秀恩爱。
   
    晚上,白舟和陶西挤在一张床上,陶西抱怨着白天的不公,却看到白舟一脸敷衍。
    陶西悄悄脱了衣服,半裸地趴在白舟身上,蹭了蹭他的脸颊,在他耳边轻轻喘息着,向白舟求欢。
    谁知道白舟推开了他,说道,“别闹了,明天还有课,快睡吧。”
    陶西气呼呼地拽着被子,背对着白舟躺下,不打算理他了。
    察觉到了枕边人的情绪,白舟翻了个身,手轻轻环上了陶西纤细的腰,“以后咱们慢慢来……”
    陶西的脸马上就红了,好在夜深了,身边的人看不到。
    看见白舟态度这么好,陶西重新面对着白舟,搂住了他,两人竟是这样抱着一直睡到了天亮。
   
    事后……
    白舟(一脸满足:唉呀,我的小男朋友真好哄,嘿嘿嘿
    陶西:谁说我消气了啊??我……才没有原谅他呢 哼

end

刚刚忘记保存,一大半没有了,心疼蠢蠢的自己
终于
写出来啦,本来这个文是想虐一下的,后来想了想接下来我会有一篇非常虐的be……
于是这次还是小甜饼!
大家吃得还愉悦么?

下一次更新可能就是一个中篇的虐文了,之前我也有提过,(有人想看么???
到时候别打我(ಡωಡ)
最后

日常表白唐禹哲
   
   
   

薛之谦7.17生贺

祝老薛新的一岁吃嘛嘛香,胃口超棒!

本来今天是有一篇白陶文的(陶西生气了!,但是我卡文了……
怎么写都不满意QAQ
改了好多遍了还是不满意
然后那篇聊斋AU 的也写不出来,明明脑洞满分啊啊啊啊啊(虽然应该会BE
(死亡
最近有点忙,八月份开始可能会有一个中长篇甜文……

顺便悄咪咪地问一下剧本背不出怎么办……
对,这是一个披着生贺的求助

卡文了,今天可能写不出来……
我尽量两天之内吧把 陶西生气了!给写出来
(我之前都写了些什么啊……扶额

【白陶】白舟生气了!

白舟生气了!
#小甜饼 一发完 短
#尽量不OOC
#私设白陶已经同居

一个小脑洞,祝大家食用愉悦~

    陶西半个身子跨坐在餐桌上,看着白舟愤愤地切着青椒。
    “小白……?小白~白舟舟~你不要不理我嘛……”陶西委屈巴巴地看着白舟。
    见白舟还是不理自己,陶西心里咯噔一下,他这次可能是真的生气了,“小白……你真的在生我气嘛qwq?”
   
    事情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。
    那天,白舟烧好了一桌子菜,眼看已经要七点了,陶西却还没有回来。
    “小白叔叔,小陶子怎么还没有回来啊,我们可以吃饭了么?”果果可怜巴巴地问白舟道。
    “唉,你先吃吧,我问问陶西。”白舟叹了口气,这家伙又出什么幺蛾子了。
    “喂,陶西你在哪里啊,怎么不回家吃饭?”白舟拨通了陶西的电话。
    “夏老师喝醉了,我去帮他一把,你先帮我看着果果,让她早点睡啊。”陶西的声音听起来很焦虑。
    “那你什么时候……”
    “不说了,先挂了哈,拜拜!”
    “陶……”白舟听着电话被挂断的声音,心里很不是滋味,“这家伙……到底有没有认真对待我们之间的关系啊……”
    就这样,白舟把果果哄睡着之后,坐在客厅里等着陶西。可是陶西一晚上都没有回来,白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客厅的沙发上就睡着了。
    要说白舟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,看着第二天回到家倒头就睡的陶西,他心一软早就原谅他了。
   
    两天之后,白舟接到了他爸的一个电话,坚持让他去和安主任再吃一顿饭,白舟一口回绝了。
    白舟内心OS:我可是有一个小男朋友了,为什么还要去相亲啊???
    本来这事也算是过去了,可是陶西嘴一欠,“诶?为什么不去啊,安主任和你也挺配的啊!”
    白舟内心顿时有些失落,却还是把这份不满压在了心底。
    算了,小男朋友不懂事,还是要迁就他一下。
   
    然而,今天白舟看到了陶西带着四班新来的数学女老师参观学校,有说有笑,嘻嘻哈哈,眼神都传递着暧昧。
    白舟终于忍不住了,一放学便黑着脸把陶西从女老师身边拎走了。
    虽然不爽,但还是照常买菜做饭,只能拿青椒发泄了。
    “小白~”见白舟还是不理自己,陶西赶紧回想了这么几天发生的事,自己的确有些冷落他了。
    陶西内心思忖了一会儿,凑到白舟身边,往他脸上“吧唧”亲了一口。
    看着白舟略微有些上扬的嘴角,陶西心里有些窃喜。
    晚饭,陶西看着那一盘青椒炒肉,对着白舟说道,“小白,我不喜欢吃青椒。”
    “那你放着我来吃,你吃肉就行。”
    ok。看来小白已经原谅我了。陶西大口嚼着肉片,看来有个贤惠的男朋友就是好啊。
   
    (结束了么?并没有!
    (小白之前这么生气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消气呢??
   
    酒足饭饱,白舟一把抱起陶西。
    “诶?!你干嘛??”
    看着眼前慌张的小白兔,白舟笑了笑:“我们去消化一下吧。”
   
    (不可描述!!!!嘿嘿嘿
   
    温馨提示:吃饱饭之后不要做剧烈运动哟~
   
end

照例小甜饼!!
之后会有一个陶西生气了!篇
大家静静等待就行啦
给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比心心
顺眼的话支持一下下啦~

日常表白唐禹哲~



【白陶】酷暑不难耐

酷暑不难耐
#尽量不OOC
#小甜饼 一发完 短

一个小脑洞
来自一个在魔都快被热爆的陨辰
(实在是太热了

  
    陶西怎么也没想到今年夏天会这么热,更没想到这一帮小兔崽子居然精力这么旺盛,强行拉着他训练。
    最过分的是,小白居然待在办公室里享受着空调,什么意思嘛!!!平时一口一个陶西叫得挺欢的,怎么这个时候就退缩了!!
    陶西此时被热得生无可恋了,打算想个法子逃过今天的训练。
   
    “陶老师!!”正在教其他队员规则的班小松看见陶老师突然倒下了,便赶忙招呼大家来到陶老师身边。
    “哎呀哎呀,我中暑了啊啊啊啊啊啊。”陶西抱着头躺在地上惨叫着。
    “啊?您没事吧?”班小松关切地问道。
    一旁的邬童翻了个白眼,拜托,这一看就是装的好吗?
    白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楼了,看着一帮子学生围着陶西,心里一紧,就快步跑了过去。
    陶西看着一脸黑线的白舟,讪讪地笑了笑。
    “陶老师,您没事吧,我们送您去医务室!”
    白舟第一次看见一个中暑的人还会这么精神的,“不用了,他交给我吧,你们继续训练。”
    看着学生们跑开了,白舟踢了一下陶西,“怎么?还不起来,地上不烫啊?”
    _(:з」∠)_“好的好的,我起来了。”
    陶西站起来,凑到白舟身边,“你刚刚是在担心我么?”
    白舟假装嫌弃地看了他一眼,“谁担心你啊?”
    “那你跑那么快干嘛!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
    之后几天的训练……
    看着在一旁给陶西扇风的白老师,以及他们一脸惬意的教练,小熊队全部队员一起表情失控了。
    邬童愤愤地投出了球:好TM一口狗粮。
    张诚用力挥舞着球棒:好TM一口狗粮。
    尹柯:……啧
    班小松:哇!!!!白老师和陶老师关系真好啊!
    陶西:嘿嘿嘿,羡慕么?
   
   
end

一个小甜饼!不知道大家看得开心否?
这么短是我的错……
预计三天内还会有这样的小甜文,长文等我这一阵子分班考忙完了会开始更!
顺眼的话给个小心心,或者评论一下关注一下咯?

日常表白唐禹哲_(:з」∠)_